• <tr id="6yhvb"></tr>

    1. <code id="6yhvb"><small id="6yhvb"></small></code>

      <thead id="6yhvb"><option id="6yhvb"></option></thead>
        1. <object id="6yhvb"></object>
        2. 書家祝嘉
          發表時間:2023-01-28 來源:海南日報

          年輕時的祝嘉。

          胡兆麟批改的祝嘉詩稿。

          祝嘉一九四一年出版的《書學史》。

          祝嘉贈予海南省博物館的書法作品之一。

          書法界有一說,20世紀,中國書壇在創作和理論方面都達到巔峰者有三人:康有為(1858年—1927年)、沙孟海(1900年—1992年)和祝嘉(1899年—1995年)。其中,祝嘉祖籍海南文昌,卻鮮為人知,其位于清瀾港附近的故居正在修繕之中。

            2021年,八卷本、近400萬字的《祝嘉書學論著全集》作為國家出版基金項目,由蘇州大學出版社出版發行。祝嘉的學術成果、藝術成就,還有待進一步研究;其書法全集、書信、日記等,也在整理當中,被列入出版計劃。

            祝嘉生于1899年,16歲求學廣州,20歲回家鄉當老師,28歲后顛沛流離于馬來西亞、新加坡,后來又回國謀食于南京,避日寇于西南、四川璧山。

            1947年,私立海南大學籌建時,祝嘉被聘為校董之一。

            1948年,祝嘉隨社會教育學院遷往蘇州,定居下來,直至1995年去世。在近一個世紀的人生當中,祝嘉約有70年遠離故土,使得晚年的他尤其思念故鄉。

            書寄桑梓

            “客里思家常自慰,故鄉時有好音來”

            1985年夏天,祝嘉回鄉省親。在海南期間,他應邀做了六次講座。每次講完課,總有不少書法愛好者向祝嘉索要墨寶,他總是盡量滿足大家的要求。在瓊臺師范講學后,他現場作詩一首留給學校:“百年大計育英才,海外奇葩處處開??屠锼技页W晕?,故鄉時有好音來?!?/p>

            晚年的祝嘉非常關心家鄉,在蘇州看報只要有關于海南的內容必定認真閱讀并剪切下來。為了更多了解海南,他訂了一份《海南日報》。書法落款常常寫上“海南文昌祝嘉”, 或蓋一枚“文昌祝嘉”的印章,以表達他思念家鄉之情,他還常常給海南的朋友贈送書法作品 。

            筆者有幸結識祝嘉前輩,緣于1991年。那一年,筆者的書法作品入選首屆中國書法新人新作展,在河南省博物館展出。筆者和書友赴鄭州看展覽后,返程經蘇州,在蘇州古舊書店購書,一下子買了300多元(相當當時一個月的工資)書法方面的書籍,包括祝嘉的《藝舟雙楫·廣藝舟雙楫疏證》,這引起售書的張先生的注意。他得知我們是海南人后,便問我們是否認識祝嘉,我們說沒有。張先生說祝嘉經常來這里借書,很熟。筆者很興奮,便說能否帶我們去拜訪他。張先生中午征得祝嘉同意后,下午便帶我們去蘇州南門拜訪祝嘉。

            祝嘉住的房子不大,但整潔雅致。他個子不高,但精神矍鑠,雙眼凹陷,卻炯炯有神。他很關心海南的情況,我們談了很多。聊到書法,他興致頗高,聲如洪鐘,滔滔不絕,說到書壇一些弊病,慷慨陳詞,不知不覺已經過了兩小時。筆者遞上剛買的《藝舟雙楫·廣藝舟雙楫疏證》,請祝嘉簽名留念,他用鋼筆在書的扉頁寫道:“此書原在中華書局出版,巴蜀書社翻印……尤葵同志鑒之,九三叟祝嘉?!辈⑧嵵氐厣w上印章。祝嘉的鋼筆字一如他的毛筆字,古拙老辣。

            我們準備告別時,祝嘉說,他給海南省博物館寫了幾幅字,讓筆者幫忙帶回去。說完,起身向臥室走去,拿出七張已寫好的四尺對開條幅,行草篆隸楷五種書體都有,落款多為“海南省博物館惠存,文昌九二叟祝嘉”?;氐胶D虾?,筆者第一時間把作品交給了省博。

            書香門第 “意潛而不露,語錬而不傷,有此吐囑,他日可占吟壇一席”

            祝嘉的父親祝寶齋是文昌清瀾港廣文小學的校長,他喜歡書法,書房擺設是清末典型的文人格調,有幾個書架,書架上有線裝的《史記》《漢書》,還有《古文觀止》《隨園詩話》等幾千卷書籍。書房的墻上常年輪流掛著名家墨寶,有時自己寫得滿意的也掛掛。有幾個人的書法經常掛,一是鄉賢潘存舉人的,一是清末大書家何紹基的,還有同鄉云海秋的。

            祝寶齋揮毫時,祝嘉總是喜歡在旁邊看,父親有時也叫他幫忙拉拉紙,磨磨墨。他覺得很好玩,看著父親的毛筆在紙上跳舞似的,很神奇,便嚷著讓父親教他書法。然而,父親反復給他講得最多的還是歷代海南名人的故事,如白玉蟾、丘濬、海瑞等。

            祝嘉在家鄉讀完初中后,1916年考入當時兩廣最好的中學——廣東省立第一中學,即成立于1888年的廣雅書院。

            廣雅書院是一所介乎古代書院與新式學堂,為乾嘉以后代表漢宋學派的高等學府,教學既吸收傳統方式,又具有新學的特色,是當時全國有名的書院之一。祝嘉就是在這樣一所環境優美、師資一流、藏書豐富的中學中度過一生中非常重要的四年。在學校里,祝嘉受益最大的,是胡兆麟(1871年—1936年)對其詩文、書法的指授。胡兆麟是順德人,少時曾請教書藝于趙之謙。

            祝嘉經常聆聽胡教授的講課。胡先生以詩詞書法聞名嶺表,嶺南學子無不想拜其為師,以求親炙。祝嘉既喜詩詞又好書法,自然也不例外。

            胡兆麟對這個來自海南島的富有朝氣的學生,印象也很好,對他的詩作詳加點評,并給予了很高的評價。胡兆麟知道祝嘉酷愛書法后,便取出所藏的名人字畫與祝嘉共同欣賞,發現祝嘉對書法有很高的審美境界,便鼓勵他多讀書多臨帖。

            胡兆麟評價祝嘉的詩作“意潛而不露,語煉而不傷,有此吐囑,他日可占吟壇一席”,預見他于詩歌將有很高的造詣。胡兆麟批改祝嘉的詩稿保留了祝嘉早期的書法作品,同時也保留了胡兆麟晚年的書法墨跡,彌足珍貴。

            在廣雅的四年,祝嘉為完成學制規定的內容,以學業為主,詩文為重,于詩對袁枚主張的“性靈說”尤為推崇。由于胡先生對其詩作的褒揚,祝嘉用心也最多,此時期創作了不少的詩作,表達了他敏銳的詩心。如《詠箸》:“送入人口攫取忙,每日碌碌君無補。濟人饑餓是君心,原來不計辛與苦?!?/p>

            祝嘉說:“昔隨園有此作,今反其意為之?!薄对侒纭方杩曜訆A菜送飯,忙忙碌碌濟人饑餓,歌頌一種無私奉獻的精神。詩,言志也,綜合祝嘉的一生,我們發現這些詩作反映了其高尚人格自少年就已萌生。廣州四年的學習,為他日后著書立說打下了堅實的基礎,而胡兆麟淡泊名利、認真課徒的精神也潛移默化影響他一生。

            1928年春節后,祝嘉為了謀生,在新加坡育英華人學校找到一份相對穩定的工作,負責教授中文。學校里有一位老師叫張叔仁,深研書法,北碑成就很高。祝嘉本來自小就嗜好書法,在張叔仁的影響下更加深入研究碑學理論。祝嘉通過披覽歷史上的執筆方法,總結出自己認為最好的執筆法,同時認為“識力”是提高書法藝術創作水平的重要因素。所謂“識力”就是鑒賞書法高低的能力,“識力”隨個人修養的提高而提高。

            祝嘉自從研讀包世臣、康有為等先輩的書法理論,收獲頗豐,發心轉學六朝碑,同時深究書法理論,以為學書之助。此后的60多年里,祝嘉從理論到實踐,豐富和完善了碑學的理論和創作。

            書學宏富

            “近代論書法之著作,以祝嘉最為宏富”

            祝嘉一生孜孜不倦于書法理論,著述宏富,不愧為書學宗師。祝嘉對傳統中國書法理論作出具有開拓意義的總結與整理,對傳統書論進行了幾乎是全方位的推進。著名作家、文史學家鄭逸梅(1895年—1992年)認為:“近代論書法之著作,以祝嘉最為宏富?!?/p>

            祝嘉一生的書學著述大致可分為五大類:書學史,包括通史、斷代史及書家、碑刻等個案研究;歷代書論疏證;技法論;書法教育;其他與書法相關的著作。這五大類的書學著作又都緊緊環繞著一個中心:復興中國書學。

            祝嘉的《書學史》是一部從夏禹至清代的書法通史,此書填補了書法史學的空白,是從傳統史學向現代史學過渡的書學開山之作,構筑了龐大的書學史大廈,所引典籍共計五百余種,涉及經、史、子、集及歷代金石、書畫等典籍,嘉惠后世。該書具有第一流的史識,每一章的首論對每朝代的書法流變論述精辟,言簡意賅,見識深邃。

            除了《書學史》體現祝嘉祖述包康理論,完善碑學體系精神外,祝嘉的著作還進一步闡述和完善、發展了包康碑學理論。

            如《書學》,作為書學的入門之作,祝嘉見識超卓,在碑學理論向大眾傳播的過程中有其獨特的價值。祝嘉還在《愚庵書話》中糾正時人學書之流弊,在包康理論的基礎上更進了一步,其具體論述充滿精辟的個人見解,大大完善了碑學體系?!稌鴮W論集》是祝嘉一生致力于碑學理論研究的大檢閱、大總結,在這本著作中,他檢視過去、創立新見,通過大量的史實資料和嚴密有力的論證,構筑了一座宏大厚實的碑學理論大廈?!端囍垭p楫·廣藝舟雙楫疏證》是對原書的翻譯并加入自己的按語,有時解釋原文并糾正原文的錯誤,或闡述其觀點。

            祝嘉通過這些著作多方位地完善和發展了碑學,使碑學從宏觀走向微觀,從碑學整體研究走向個案研究。

            “用筆”是中國書法的核心問題。隨著清代“碑學”的興盛,導致中國書法史上最全面、最徹底的一次用筆理論的清理和再造,首開其端并影響巨大的人物就是包世臣,康有為起而矯其弊。到祝嘉時,他取包康兩家之長,提出了自己一整套系統完善、脈絡清晰的用筆論,更廣泛涉獵古代幾乎所有的用筆理論來對自己的用筆論加以補充、融合,或校正,從而創立書學“全身力到論”。其理論主要體現在《腕力論》《懸臂論》《全身力到論》等文章,不斷遞進,其美學思想仍是雄強之美。

            祝嘉重視碑學,但并不排斥帖學,認為“南朝書法,源出王氏父子;北朝書法,源出崔悅、盧諶。然二王崔盧,固同出于鐘繇、衛瓘、索靖,實同一宗”,故碑派和帖派乃同宗。

            此外,祝嘉還首創書法藝術比較研究方法,打破時間、地域、流派等方面的限制,縱橫交錯,在微觀比較研究的基礎之上,宏觀把握書法藝術的發展規律。

            祝嘉還是我國最早提出書法高等教育并對書法學科進行系統設計的學者,其《怎樣寫字》《書法三要》《書學簡史》《臨書叢談》等普及書法教育的著作,可以說是他從中小學的寫字教育到大學的書法藝術教育都進行了全面的吶喊,而且身體力行。

            祝嘉的其他著作有《文房四寶述要》《文字學》《題跋學與書學》《墨經疏證》等,都與書法密切相關。

            書法大家

            “20世紀,書法如祝嘉先生這樣耐人尋味者,不過十數人而已”

            “20世紀,書法如祝嘉先生這樣耐人尋味者,不過十數人而已?!?(楊吉平《中國書法100年》)祝嘉的成就不只是在書法理論領域,也體現在書法創作上。

            祝嘉自幼受父親影響,耳濡目染埋下酷愛書法的種子。他臨遍百家,熔鑄碑帖,用將近一個世紀的時間浸淫書藝,對古典書法廣采博收。據祝嘉90歲前后所述,他臨摹過一百遍以上的碑帖,自商代到清代,一共有一百五十種以上,篆、隸、楷、行、章草、今草各種字體皆有,其中最喜歡臨《散氏盤》《石門頌》《張猛龍》《蘭亭序》等。

            祝嘉在30多歲時顯示出獨特的鑒賞力,并反思早年臨摹個性太強的名家作品,沾染了不好的“習氣”,不如學其所學來得高明。

            祝嘉集大成的用筆法——“全身力到法”,是他在畢生的書法實踐中對古代筆法進行綜合的成果。

            30歲以前,祝嘉尚未接受包康碑學思想,但受父親的教導和個人興趣的驅使,自兒時便學習顏真卿、趙孟頫、何紹基等先輩,長達20年之久,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30歲至60歲前后,祝嘉接受包康碑學思想,力劈“書性”說,刻苦學習古人碑刻,逐漸形成自己的風格,作品沉雄、渾厚。

            60歲至89歲,祝嘉遍臨百家,融會貫通,個人風格成熟,作品古拙蒼厚。

            約90歲至96歲,晚年的祝嘉心無物欲,作品用筆已經由實返虛,技法上已由熟返生,其行筆純由神行,如庖丁解牛,達到返璞歸真,一派天機的境界。

            祝嘉寫字用長鋒羊毫,濃墨,書法力透紙背,由于墨濃故黑亮,神采逼人??偟膩碚f,祝嘉晚年的書法,已融會諸體,貫通百家,如蜜蜂釀蜜,蜜成而不知其所采之花。其篆、隸、楷、行、草皆結體緊密,古雅厚拙,老辣蒼潤;其筆墨莽莽蒼蒼,無不骨重而神凝。

            祝嘉的章草最具創意。古拙,渾厚,靈動,別具面目。他晚年浸淫《出師頌》《月儀帖》,常置于案頭,反復研習揣摩,所臨上千遍,又兼取《秦漢簡牘》,以增其靈動。從祝嘉之章草發展軌跡看,其章草對我國當代書壇貢獻尤大。他以漢隸和北魏筆法入章草,創造了一種線條古拙蒼潤而風神超邁的章草書風,觀之往往令人精神為之一振,為章草大家,與“當代王羲之”王蘧常(1900年—1989年)不相伯仲,各有千秋。

           ?。?nbsp;林尤葵 瓊臺師范學院教授、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


          相關新聞
          //